苦哉行五首(宝应中过滑州洛阳后同王季友作)
作者:华体会体育 发布时间:2022-04-01 21:15
本文摘要:朝代:唐朝 作者:戎昱 彼鼠侵我厨,纵狸擢粱肉。鼠虽为君却,狸食自须脚。 冀雪大国耻,刷是大国辱。膻污迫绮罗,砖瓦谓之珠玉。 登临非骋望,目大笑是心大哭。何意天乐中,至今诏胡曲。官军缴洛阳,同住洛阳里。 夫婿与兄弟,目前见伤杀。吞声不准大哭,还遣衣罗绮。上马随匈奴,数秋黄尘里。 生为名家女,死作塞垣鬼。乡国无还期,天津大哭流水。登临望天衢,目极泪盈睫。 强劲大笑无笑容,须妆旧花上靥。昔年卖奴仆,奴仆来碎叶。 岂意未死间,自为匈奴妾。一生剌自此,万事伤痛业。

华体会体育

朝代:唐朝 作者:戎昱 彼鼠侵我厨,纵狸擢粱肉。鼠虽为君却,狸食自须脚。

冀雪大国耻,刷是大国辱。膻污迫绮罗,砖瓦谓之珠玉。

登临非骋望,目大笑是心大哭。何意天乐中,至今诏胡曲。官军缴洛阳,同住洛阳里。

夫婿与兄弟,目前见伤杀。吞声不准大哭,还遣衣罗绮。上马随匈奴,数秋黄尘里。

生为名家女,死作塞垣鬼。乡国无还期,天津大哭流水。登临望天衢,目极泪盈睫。

强劲大笑无笑容,须妆旧花上靥。昔年卖奴仆,奴仆来碎叶。

岂意未死间,自为匈奴妾。一生剌自此,万事伤痛业。得昭君垣飞来,不如彼蜂蝶。

妾家明河边,七叶梁貂蝉。身兼大于女,稍得浑家恨。亲戚不结识,幽闺十五年。

有时更远出有,只到中门前。前年狂胡来,惧死翻生全。

华体会体育

今秋官军至,岂意遭到戈鋋.匈奴为先锋,长鼻黄发拳。箭猎生人,百步牛羊膻。逃脱堕虎口,不及归黄泉。苦哉难重陈,暗哭苍苍天。

汗命内亲诏,今月归燕山。剌如内乱刀剑,煲妾心肠间。

出户望北荒,迢迢玉门关。生人为死别,有去无时还。汉月阴妾心,胡风凋妾颜。

去去解除魂,叫天天不言。


本文关键词:华体会体育,苦哉行,五首,宝应,中过,滑州,洛阳,后,同王

本文来源:华体会体育-www.dgdongmei.cn

电话
0808-81911183